????厍天如果遮遮掩掩支支吾吾不告诉的话,说明他对这个东西还不死心。.。

????现在他大度地承认并且说了出来,倒也坦然。倒是有君子风度,海雅终于释然。

????看来她曾经的选择还是对的,并没有看错人。只是现在让她烦恼的是,如何让这两个人放下曾经!

????不过,她想第五月能解决这事,第五月为人处事较圆滑,虽然年纪轻,但她看的高想的远,她也放心‘交’给她,现在她了无牵挂,若有可能,她可以去祖地,分化出这缕魂识,海雅的魂识去祖地,陪伴袓!

????这一世她不想参与第五月的任何事,也不会干涉她的生活,但毕竟两人是一体,前世今生从某种意义来说,如同两个人,一个过去的,一个现在!

????都是有魂识的。

????不过这丫头对她可是一点都不设防,不怕她夺了主导权,让过去的海雅活在当下,而自己被隐藏。

????现在这身体里有两个我,一个海雅一个第五月。而自从她出现之后,第五月暂时把主导权‘交’给她,让她赶紧处理这两个人,趁早结束,免得给她带来麻烦。

????她倒是潇洒的很,在角落里看戏,当个甩手掌柜。

????不过这的确是她的事,这是海雅的烂摊子,还得她自己来收拾!

????此时两人再一次在那个白‘色’的世界里自得其乐喝茶聊天……

????"我说你能解决你这些破事吗?"第五月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‘腿’坐没坐相,像个软骨头一样瘫在椅子,本来她还想让海雅给她‘弄’个卧榻,这坐着不如躺着,懒病犯了不想动。

????"破事?好像有点麻烦,需要点时间!"向来严谨的海雅见她这坐相直摇头,这真是她的今生吗?她都有点怀疑,怎么会是这个德‘性’!

????"他们不是想要那什么东西吗?给他们是,不是祖地,有什么好藏着掖着!等他们拿走了飞出苍穹,那真的清静了!"

????"你这什么破招,祖地岂能随便进去!"海雅觉得她快要被第五月带坏了,说话都带着点痞子味,不过似乎还不赖,感觉不错。

????饶是她活了这么多年,规规矩矩,‘挺’无趣的。现在看她这活法觉得‘挺’新鲜的。

????"啧啧啧,不一破地!这么点地方你都舍不得?

????难不成你还想关着这两头狮子,再续前缘?想要早说,我再给你塑个‘肉’身,即便我实现不了,我想他们两个还是很乐意的。

????你不解决,我没安稳日子!"第五月巴不得海雅赶紧出去,把那两只都带走,眼不见为净,省得他们搅得她不得安宁。

????"如果我猜的不错,那是母亲大人留给我们的礼物!难道你连母亲给的东西都要跟人家分享?"海雅不由得皱眉,无论姐姐袓还是她海雅,都把三界看得很重,但是这个丫头竟然不屑,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,是不是分化出来的血脉都淡化了?

????"我可不管什么礼物还是念想,我只要自由!

????要么让他们离开,要么让他们死心,要么我带着那东西离开?"第五月突然俯身凑向海雅,一脸狡诈,神秘兮兮地说道:

????"海雅,我觉得还是我离开好了,而你依然守着你的三界!说不定我带着那东西还能找到回去的路……

????哎哟,你打我做啥?"

????第五月还没说完,被海雅敲了个嘎嘣响,要不是她躲得快,那五指爪拍在她脸了。想想都疼,她‘摸’了‘摸’脸,而后这才去‘揉’被敲疼的额头,瞪着一双大眼凶神恶煞地看着她,仿佛两人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。

????"疼吗?"海雅无视她的表情,一脸挑衅,那样子似乎还不过瘾还想揍她!

????"我敲你试试!这仇我记着了!"

????"不服过来打啊……"海雅朝第五月勾了勾手指头,不信收拾不了她,不服打到她服!口无遮拦没大没小。

????"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"别欺负她境界不如她,年纪小,哼,第五月心里不服气,总有一天她会欺负回来!

????"你要是敢带他们去祖地,我饶不了你!这身体‘交’给你了,你解决!

????第五月,你给我悠着点!别什么话什么誓言都‘乱’说!

????你闯的祸你自己收拾!"这下轮到海雅变成凶神恶煞,大有掀桌的冲动。

????"我又做错了什么?"这下第五月倒有点心虚,她刚才说啥来着?

????誓言?貌似她还真以海雅的名义发了个毒誓!

????哎呀,这个不得了!原先以为海雅是哪根葱,跟她一丁点关系都没有,反正那是别人,不会应验到自己身!

????结果好像还真坑到自己了……

????"我也没想到事情的结果变成这样!那你说现在怎么办?

????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该不会应到我身吧?

????可我不是海雅……"

????"继续狡辩!你到有理了!变成凡人很好玩是不是!"海雅又想揍她的冲动,挥了挥拳头,瞧这都过的什么日子,把自己‘弄’的这么狼狈!

????"一点都不好玩……"第五月顿时垂头丧气一脸颓败,她耷拉着脑袋无力地趴在桌子,哪里还有嚣张的气焰。

????"你说怎么办?要不这身体给你,让我沉睡得了,你们这个世界的烦心事,我真搞不懂,烦人!海雅,你知不知道怎么回去?

????既然你能送我过去,那么应该也可以再一次送我回去的吧。

????我好烦,一点都不想修炼!可是在这里不修炼会被人欺负!

????我都快被修理的没脾气了……"

????"瞧你这熊样,这么点挫折受不了了?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掬搓了魂!"这真的跟她一丁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,不但如此还正好相反!

????她有‘精’神病还是人格分裂,怎么会‘弄’出这么个二流子!

????"说不定是真的,‘阴’差阳错之下,你的还在那个世界!所以,你赶快想办法,让我回去把你的那个找回来!"第五月美目涟涟一脸希冀地看着海雅!

????"说的什么胡话!你要不是,我还能回来吗?平时看你‘挺’聪明的,怎么提到那个世界脑子成浆糊了,一点思考能力都没有了。"

????"这也不行,那也不是,你到底想怎样?早知道直接死在这里好了,干嘛多此一举!"

????"所以你恨我?"这下轮到海雅凑过去问她。

????"哪能!"她要是说出来,会被她往死里揍!不过这自己跟自己打架,会是个什么样子?左脸打右脸?

????那疼的还不是她的‘肉’身?不划算!划不来!

????"你这脑子里稀古怪的在想些什么?"第五月能读取她的记忆,她同样也能读取第五月的记忆,因为对她那个世界的好,海雅‘抽’取了第五月在那个世界的部分记忆,结果让她大吃一惊,还真的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!

????相对来说,那还真是个和平的世界,鲜少杀戮,人人安居乐业,人类占据主导地位!难怪第五月在这里不适应,这如同把她拉进屠宰场,充满血腥杀戮,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地方。

????若是她去那个世界,或许很好适应,还能‘混’的风生水起,但是从那个世界过来,那另当别论了。难怪她心心念念想着回去!

????不久之后海雅再一次消失在眼第五月眼前。这家伙,连聊天都不能尽心!

????"海雅,你在想些什么,这么入神?"一道男声打破了第五月的沉思,也没多久的时间,片刻都不到,她发现那个白‘色’的世界跟外界的时间竟然不一样!

????她们吵吵闹闹聊了这么久,在外界也一小会时间。

????还真是个神的时间,不过第五月心里却很不痛快,因为那个家伙隐退了,也不知道躲哪个角落痛快,现在站在厍天面前的是她第五月,并非海雅。

????还真让她收拾烂摊子!可是她想要不要解释呢?

????其实她们是两个个体,恐怕说了他也不信!

????"她走了!"第五月咂了咂嘴巴:"现在跟我说也没用,等她什么时候出来你再跟她说吧!"

????她又把问题抛回给海雅,丫的一点好处都没有,嘣她还想让她给解决问题?她想得美!

????"你不是她,她不是你吗?"厍天古怪地从头打量第五月,还真是换了个状态!

????这如同看‘精’神病一样看的第五月心里很不舒服,这是什么表情!

????"我说,我要回道院,你借我一艘飞梭,怎样?"既然有更好的选择,她才不要跟乜摩一起走呢。

????"道院?不是三界?"厍天疑‘惑’地问道。

????"怎么,还想着祖地那东西啊?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,别问我!"第五月耸了耸肩,表示她是她,海雅是海雅,有什么问题找海雅别找她!

????她这行为逗乐了厍天,让他一扫先前的‘阴’霾,她是有这个本事,能把悲伤转化,让人心情变得愉快。

????"好,不问,你想去哪去哪,都听你的。"

????"我不是海雅,别跟我套近乎!"第五月抖了抖身的‘鸡’皮疙瘩,被他的温柔给雷到了。

????"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去道院是为了第五明曦?想治好她脸的伤?"去掉那份沉重的哀伤,厍天轻快地笑道,至少她还在,那么还有机会,不是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