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读中文 > 穿越日博是那个博彩公司_日博亚洲版_日博娱乐线 > 长风万里尽汉歌 > 水浒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陆寨主笑讽宋公明【求订】
????有道是变生肘腋最难防,关键时刻,这背后捅来的刀子最致命。

????却是那被孙立收为心腹的任原,一棒将全无防备的他打下马去,孙新眼角看到自家哥哥猛地栽下马来,与浑家惊呼一声,再看任原挥出去的棍棒,哪里还有不明白的,提鞭就抽打去。只不过任原反水之时就早有准备,孙新提鞭打来时候,他脚下一蹬,人已经退出丈外。

????事情来得突然,那周遭剩的三二十残兵,都是孙立的心腹,此刻却也惊呆。顾大嫂发疯样儿挥刀去砍,左右的梁山军士已扑上。长枪厚盾,立刻把人逼回。

????陆谦的目光从没在孙立身旁的军士上有过停留,现下里见到变故猛生,那任原方把他的目光吸引来。第一眼就惊道:“这厮好高的个子。”

????怕是要过两米,比周边已经涌上的梁山军士卒高出何止一头。

????陆谦穿越至今,从来未见过如此巨人。那水浒上的第一‘高人’险道神郁保四恐也就是如此。陆谦前遭与曾头市对上,还疑惑彼辈军中未曾见到如此巨汉,却是早就忘了人郁保四乃青州出身,只因为劫了梁山泊的军马,投向曾头市落脚,这才出现在曾头市阵列中。而非是早早的便就投奔曾头市了。

????现下京东江湖一片风疾雨急,陆谦早就搅得水浒一干人的轨迹七零八落,那郁保四是早就一命呜呼了,还是逃脱了京东绿林,去往他处,是都不可知道。

????“难道他跑去登州投军了么?”陆谦看着那黑影心中嘀咕。

????梁山军士刀枪压上,孙立一伙余者斗志全消,便是孙新顾大嫂夫妻,也弃了刀兵,束手就擒。他辈本就有死无生,只因孙立执意抵抗,方坚持不降。现下病尉迟这般落下马,自己人的背叛叫余下人顿时义气萧索,焉还有一搏之意?垂首待死就是。

????梁山军医护司早有军医涌上,验看起孙立伤势,却是只被击昏,并无大碍。

????陆谦大感欢喜,这病尉迟的表现与原着上大相径庭,叫他心里也对孙立有了几分真喜爱。这边大军回转,还没在帐中坐定,城池处再度传来喜讯。却是城头上的数千民丁眼看杀出城去的孙立部完蛋大吉,人人惊慌,个个恐惧。城下涌过来戒备的梁山军趁机擂鼓呼杀,本就是一番吓唬,哪料到城头上的民丁就此作鸟兽散了。

????扈三娘当即提议攻城,黑旋风也是个莽汉,第一个带头冲杀上。只十几条长梯,便轻易地抢下城墙,再斩关落锁,梁山军甲士涌上,泰安城就转而易手。

????大军也不去营中,把过半甲兵都收入了泰安城里安顿。大小头领一齐都到州衙。纷纷下了马,来到大堂上坐定。考功司、度支司点检共夺得百余匹好马,抓获欲逃跑的知州,解救出了被俘多日的焦挺,这是邓飞的功劳;那知州逃走时候,还不忘叫人带上焦挺,只在陆谦心中判了死罪。城池是李逵三人组与扈三娘的功劳;城外则是杨志、刘唐、郭盛、吕方诸将的功劳;捉得史文恭是方杰的功劳。

????这方杰早就听说泰安城中有一个擅使方天画戟,十几合就能叫杨志力怯的好汉,是深悔不能与之交锋。此次厮杀,他与乱军中撞到了史文恭,便就紧追不舍。后者若是手腕无损,那当胜过方杰一筹来,现下却是方杰强,史文恭弱。

????那史文恭见势不妙,就向外逃,方杰急追不舍。奔出五七里路,史文恭放缓了马蹄,那方杰已经追的得意,见史文恭放缓马速,也不疑有他。只急打战马追上去,却不料史文恭转身给了他一记飞锤。

????这却是史文恭自手腕有伤后,想出来的绝招。往日里他肢体健全,只凭一支方天画戟,就能打遍天下英豪,现在不比从前,而泰安城又危在旦夕,史文恭也须想来妙法,武装自己。

????只是这厮飞锤使的不到家,比石宝、栾廷玉是差得远了,方杰躲开门面,叫左肩上挨了一锤。如此方天画戟也不能用,二人持冷兵器搏杀来。那一个是要泄被追数里之遥的愤火,另一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精猛勇进,更自持身后很快便有援兵赶来。

????如此待到高玉、庞万春引着一骠梁山军赶来,方杰与史文恭拼斗已经四五十回合,史文恭力压方杰一筹,后者力气逊色他一等——史文恭可是二十合败秦明,这方杰几十回合却在杜微的帮衬下才一戟搠秦明于马下。但人方杰的韧性却一样牛逼,能力敌关胜、花容的联手,在朱仝、李应上来夹攻后才败走。这韧劲,满水浒也难寻。是以,史文恭纵然占据上风,但也难一时将他了断。看到对手援军赶到,史文恭心中大骇,转身就要逃去。却被庞万春弯弓搭箭,一箭射中后心,栽下马来。不曾死去,被献到军前。叫陆谦喜不胜禁。

????本以为这厮就此逃脱了去呢,不想方杰立下了这般大功。

????众头领也纷纷大喜,捉住了这等强敌,杀猪宰羊,在泰安城中大起筵会,一并与杨志、刘唐庆贺。那莱芜之行,只被捣毁的炼炉就有百十座,还有那毁掉的矿井,尤其是煤矿。这时代炼铁炼金已经是燃煤为主,莱芜这里,不仅铜铁矿众多,煤矿亦多。得天独厚的自然因素,叫它千百年来便一直是中国华北区域的冶金重地。

????这般畅饮一番,陆谦始叫人提上那大个来。此人姓甚名谁,陆谦这时候已经一清二楚。

????任原被带上大堂,满堂好汉看他的目光都含着不善。病尉迟孙立在泰安城做的甚光彩,十死之地犹做困斗,忠勇赤诚人皆敬服。而相对的任原的行径便就叫一干好汉尽是鄙夷了。

????那病尉迟于他有相救之恩,这厮却临到最后反水,不过是贪生怕死罢了,如此般忒叫人不耻。栾廷玉看着任原的目光,更是饱含凛然杀意。孙立若执意不降,那还不如死在泰安城下,英名留世,叫人敬服。他与孙立有同门学艺之谊,交情不俗,便更恨任原了。

????“哥哥,这等贪生怕死的小人见了便污秽山寨兄弟眼睛,还留他作甚?”

????满堂头领,栾廷玉说话中咬牙切齿,满含杀意。

????那任原本立在堂下的,面上还带着丝丝喜色,闻到栾廷玉话语,却全变作了化不开的苦涩与担忧。却不知道陆谦看他头顶上那纯白色的气柱,心中就在好奇,这厮莫不是就死心塌地的要投效梁山泊了?

????“栾教师莫急。”陆谦笑着与栾廷玉说话,转头看任原来,说道:“任原,你这厮既得病尉迟的恩义,不思尽心竭力以报,反而以怨报德,孰叫人不可忍。如你这般不义之辈,我梁山泊是断不能容认的。可你棒打病尉迟也是于我梁山泊立下功劳,如以此杀你,却是我梁山泊不近人情,贪名过甚了。”

????陆谦叫人取出一片金银赐予擎天柱,“我也不留你在山上,于你金银,就返乡去罢。”

????那任原先是吓的颓靡,现下又听得陆谦如此说话,怎敢不领情。那不上山落草,于他来说反有利,当下千恩万谢,受了金银,天亮便离了泰安城。

????再将孙新、顾大嫂请来,这二人自从被俘后就如那枯萎的花草,便是孙立无恙的消息也难教二人振作来,真就是静听梁山泊处置了。

????此刻被请上厅堂,二人身上绳索早被去掉,但也无甚大得反应。陆谦观二人头顶气柱,那孙新还略有些红色,顾大嫂是干净如白云。

????“贤夫妇请上座。”陆谦邀二人入席,厅堂上诸多好汉也都目露赞光。这小尉迟孙新与母大虫顾大嫂武艺是不出众,可江湖上,众豪杰看的更多是人品。不然史文恭的江湖声望早就把晁盖甩出十万里了。

????“我在梁山泊久听得登莱路上几位出众的好汉,以贤夫妇为魁首。山寨中亦有兄弟与那邹家叔侄染有瓜葛,只可惜失了前机,那宋公明麾下的石将军早与那叔侄联络了,故而未能请到山上入伙。与贤夫妇亦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。”话说到这里,陆谦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那声音似有些自晒,又似乎在表达对某个人的呵呵。“前遭得了晁天王传信,不想那出林龙邹渊、独角龙邹润叔侄现竟是正在东溪村里安置。叫我倍感惊讶。”

????是啊,倍感惊讶。那邹家叔侄早与宋江有了瓜葛,现下从孙立军中出来却到了晁盖庄上落脚,及时雨呼保义,孝义黑三郎,脸面往哪儿隔?原因又是什么?真的是一股满满的讽刺感。陆谦也是头一次如此公开调侃宋公明。

????“奇了怪。那叔侄既与黑三郎交好,怎的现投到晁天王庄上了。”李逵摸着脑袋,好不理解。

????而周边几个头领闻声,面上都做冷笑。

????“你这黑厮住口。”陆谦“怒视”黑旋风,唬得李逵一跳。“又来怪俺,哥哥好没道理。”

????再得了陆谦一记眼瞟,缩头不言语了。

????“贤夫妇兄长为登州兵马提辖,随之从军,与俺梁山泊厮杀乃天经地义。”古人云疏不间亲,民间又有说: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陆谦要收复登州好汉,那是断不能在亲情上面做文章的。他本人也没这么龌龊。“孙提辖亦刚勇忠贞,为天下第一等的好汉。可有此泼天本事,在登州亦王师中那无能之辈遣制,屡屡建功却无有分赏,更干不得甚么事业。目今朝廷昏暗,奸党弄权,天下怨愤充塞,吁天无路,人心早溃散的不可收拾。孙提辖一身武艺,何不如寻一个所在,安身歇马,待时而动。后面建些功业,名垂竹帛,享受荣华,岂不是好!”

????要说服孙立,恐怕挺难得。这几日里,栾廷玉几次向城内投书射箭,没半个回音。可见孙立态度之坚定,更不要说被俘之前的那通厮杀。但是陆谦相信这厮绝不是个不知变通的愚忠之辈,那水浒原着上,他不也跟着造反劫牢了么?

????是以,先说服孙新、顾大嫂这对夫妻,用其二人倒逼病尉迟,则是一个更妥帖有效的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