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读中文 > 日博亚洲版 > 明末锦绣 > 第六百九十五章 西南无战事(2)
????看到自己强*奸人妻的消息没泄露,朱宏三也就放下心来。

????“朝宗,这次朕调你过来并不是让你去当地方官的,而是来朕身边当军机处军机!本来的军机处是张煌言在管,但是他已经调到地方担任贵州巡抚,所以这几个月来军机处攒下很多事情,你现在就走马上任,不明白的去问张煌言,他会教你的!”

????侯方域在家也研究过神武朝的政治制度,知道这个军机处职权很大,相当于前朝的司礼监和兵部的合体,负责为皇帝处理内阁传来的正常文,并草拟出意见交给皇帝审阅。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皇帝身边人,职位虽然不大,但是权利可不小。

????侯方域听皇帝让自己担任这个职轻权重的职位,心中高兴,赶紧躬身说道:“请陛下放心,臣一定和张巡抚好生学习,早日独立带领军机处为陛下效力!”

????朱宏三对侯方域的能力还是挺认可的,没能力当年也不能带着一帮人去烧阮大铖的院子了。朱宏三挥了挥手让侯方域出去,让他去找张煌言。

????看到侯方域出去,朱宏三对身后的李承恩说道:“老李,李香君和寇白门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处理了!”

????李承恩当然知道皇帝的龌蹉心理,赶紧低头保证说:“请皇爷放心,老奴一定不会让侯方域知道李香君确切的住址!”

????接下来朱宏三在黎平府又待了十天,在六月初一带领一个师的部队离开黎平府去了贵阳。

????离开黎平府就进入贵州山区,贵州向来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说法,贵阳就在云贵高原黔中山原丘陵中部,长江与珠江分水岭地带,实在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。

日博亚洲版 ????这个时候距离天启元年的奢安之乱刚过去二十多年,根据后世明史记载当年贵阳围城战的惨况:“方官廪之告竭也,米升直二十金。食糠核草木败革皆尽,食死人肉,后乃生食人,至亲属相啖。彦方、运清部卒公屠人市肆,斤易银一两。城中户十万,围困三百日,仅存者千余人”。整个贵阳城四十八万人口最后只剩下数千人,虽然经过二十多年的休养生息,到现在贵阳城里也只有十五万人,距离全盛期还是远远不如。

????贵阳城始建于元代,到了洪武二十五年扩建,在经过明代二百多年的修补扩建,现在的贵阳城一共有九座城门。本来永历朝廷的贵州巡抚叶梦熊跟着朱由榔跑路去了安龙卫,剩下的贵阳知府郑濂,还有贵州卫指挥使顾兴祖带着贵阳城中仅剩的二十多个官员,出城迎接这位新主子。

????朱宏三并没有见知府郑濂和指挥使顾兴祖,而是从东门武胜门进城,直接去了北城的巡抚衙门,将在城外迎接他的大小官员都交给新任贵州巡抚张煌言。

????张煌言看着这些投降派笑着说道:“各位同僚,本官是陛下新任贵州巡抚张煌言,大家称呼本官玄着即可!”

????张煌言说的轻松,但是这些投降派都是官场老油条,那个真敢上前和巡抚大人勾肩搭背的。

????郑濂赶紧跪下说道:“下官贵阳知府郑濂,拜见抚台大人!”

????张煌言赶紧上前搀扶起郑濂:“郑大人请起,陛下有旨,原永历朝廷各地方官员原职留用,大家不用担心!”

????这些贵阳官员听巡抚大人这么说都长出一口气,不用掉脑袋自然是好。

????郑濂看到张煌言身后的刘祯,拱手笑道:“原来黎平府刘大人也来了!”

????张煌言笑着拉着刘祯的手说道:“刘大人得皇帝陛下简拔,现在是贵州布政使,可是本官的副手!”

????郑濂一听人家刘祯抱大腿抱的早,现在成了自己的上级,但是郑濂也没办法,他总不能跑去广西投降吧!

????郑濂没办法强挤笑容恭喜道:“原来刘大人高升了,下官恭喜藩台大人!”布政使主管一省民政、钱粮,和后世主管财政、民政、土地、税收的副省长一样,正是这些知府的上眼皮。

????刘祯也是多年官僚,知道这个郑濂的小心思,在贵州下辖八府四军民府中,贵阳府历来都是老大,现在成了自己下属自然有些不情愿。

????“郑大人,小弟哪里有郑大人的才学,这次只是因为地理优势,才被陛下委任为布政使一职,但是和郑大人比起来那是大大不如啊!”

????郑濂也知道花花轿子人抬人,虽然以前刘祯以前不如自己,但是人家现在成了上眼皮、抬头纹,自己成了人家的属官,自然不敢拿大:“刘大人说笑了,属下自然要听候藩台大人差遣!”

????张煌言在边上笑着说道:“二位大人不要互相恭维啦,二位都是俊杰,本官还需要二位多多帮衬,只要二位肯为陛下尽心尽力,自然督抚都可做得!”

????巡抚的权利很大,除了管民外还要管军,这时边上贵阳卫的指挥使顾兴祖上前拍马屁说道:“请抚台大人放心,末将自然为皇帝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!”

????顾兴祖的老祖宗是当年朱元璋亲封的镇远侯顾成,父亲是死在北京保卫战的顾肇迹,这一代就有顾兴祖继承了镇远侯的爵位。

????张煌言听这个武夫在这甩词好悬没乐出声来,但是作为上官他要保持威仪。

????张煌言微笑着点点头说道:“好!镇远侯好雄心!”

????得到巡抚大人的表扬顾兴祖十分高兴,心中暗道:看来家中的师爷教老子的这句话十分有用,没看到抚台大人对着老子笑了吗!

????“镇远侯,你顾家久在贵州,可与水西安家有联系?”

????顾兴祖是镇远侯顾成的第十一世孙,他家在贵州已经二百多年,自然和水西安氏有来往。但是顾兴祖虽然是老粗,但并不傻。现在皇帝刚到贵州就问水西安氏的问题,难道皇帝想要收拾水西?这个时候还是撇清关系为好。

????“抚台大人,末将家虽然在贵州以历十一世,但是因为奢安之乱中镇压彝人,和水西安氏关系并不好!”

????张煌言听顾兴祖这么说叹了口气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,皇帝陛下新到,想要召见水西安氏觐见,准备安抚这些彝人,毕竟朝廷在北方还在和满清打仗,不想和这帮彝人有冲突。但是镇远侯家和安氏没有往来,这可怎么办是好?”

????顾兴祖听张煌言这么说才知道原来皇帝想要安抚水西安氏,顾兴祖一合计也差不多,现在北方打成一团,南方云南和四川还没平定,这时候可不是收拾水西安氏的好时机,要知道水西安氏在贵州已经上千年,在四川和云南都有绝大的影响力,想要收服这两个地方必定要安氏配合。

????顾兴祖想了想说道:“抚台大人,末将虽然和安氏有仇,但是和养龙坑土司关系还不错,需要传话的话末将可以代为传达!”

????“好!那就请镇远侯帮忙了!”

????顾家在贵州二百多年,那能和水西安氏没有联系。顾兴祖说的在奢安之乱中和安氏有仇不假,但是关系也是一直没断。

????顾兴祖到家后,派出心腹家丁赶到水西安氏的老巢大方,将皇帝要见安氏的消息传给了安氏当代家主,水西宣慰使安坤。

????安坤这个人没有什么大志向,和他的老爹安如盘,发动奢安之乱的那个叔祖安邦彦不同,安坤就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日子。如果不是他这种小富即安的思想作祟,在后世也不能被吴三桂杀了全家。

????安坤看到顾兴祖的信后心中也十分拿不定主意,这时安坤的新婚妻子禄氏看出来丈夫的犹豫。上前问道:“阿依阿贝,怎么了?”

????“阿依阿莫,现在汉人换了新皇帝,让我去贵阳朝拜他,我拿不定主意去不去!”

????“阿依阿贝,这些汉官实在可恶,你忘了你继承土司官职时还给那个镇远侯送去了三千金吗?依着我看,他们汉人自己打自己,和咱们彝人没关系,那个皇帝爱谁当谁当!咱们守好自己的地盘就好了!”

????安坤摸了摸自己妻子那美丽的脸庞说道:“日果,你不知道,汉人有人口亿万,咱们彝人才多少人,惹怒汉人皇帝最后吃苦头的还不是咱们自己?”

????禄氏听丈夫叫自己的小名,害羞的说道:“阿依阿贝,你是一家之主,也是我们彝人的大头领,我听你的!”

????安坤看了看顾兴祖的来信,那个皇帝只带了一万五千火枪兵到了贵阳,这也说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。火枪兵是厉害,但是和明军多打交道的安坤知道,在贵州这种山川地形,火枪兵并不怎么好用。既然汉人皇帝没带多少人来见自己,那一定是真的想要安抚自己。

????安坤想了想也好,反正不管中原汉人王朝换了哪个皇帝对水西都是安抚,不如自己就去见见这个什么神武皇帝。

????决定下来后,安坤带上五千自己最精锐的藤甲兵,去贵阳拜见那个新的汉人皇帝朱宏三。

????【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】百度搜索书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.shuzhanggui.Net